采制样“超人”闫彩霞
日期:2017-08-31 浏览次数: 字号:[ ]

无论是手测、眼测还是耳测,都不超过3秒;无论是哪种办法,都能快速判断出煤泥水的浓度值,准确率达100%。她是“煤海玫瑰”,扎根生产一线22年。苦、脏、累的采制样工岗位,却让她的青春别样红——

“开始!”测试人员一声令下。

只见闫彩霞的4个手指轻巧地在第一个盛满黑煤泥水的取样桶中插了一把,大拇指飞快地在其它四指上搓了两下,马上就报出了煤泥水的浓度值;在第二个取样桶中,她手拿一个铁瓢,反复两次舀出多半瓢煤泥水从高处往下倒,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看,又迅速报出煤泥水的浓度值;第三次试验,她通过倾听导流管液体流到煤泥水池中的声音,就说出了煤泥水的浓度值。

取自3个不同地方的煤泥水样,闫彩霞用3种不同的预测方法,均不超过3秒,而且报出的数值全部正确,与化验人员的化验结果完全一致。测试现场一次次响起热烈的掌声和啧啧的称奇声。

这是8月24日上午记者在潞安集团常村洗煤厂看到的一幕,该厂煤质车间采制样工闫彩霞正在进行“3秒预测煤泥水浓度”绝活表演。

该厂厂长王文兵告诉记者,闫彩霞是常村矿第一届 “煤海工匠”。她“3秒预测煤泥水浓度”的绝活非常人可比,没有多年的苦心孤诣是压根练不出来的。用仪器检测需要15分钟到20分钟,她却只需3秒钟,而且准确率达100%,大大减轻了采制样工的劳动强度、提高了生产效率。

而闫彩霞则谦虚地说,她“3秒预测煤泥水浓度”的绝活其实很简单,就是手摸、眼看和耳听。

煤泥水是洗过原煤之后的水,闫彩霞形象地叫它 “稀糊糊”。在洗煤过程中,这些“稀糊糊”都是宝贝,从不外排,而是要回收利用的。“稀糊糊”的稠稀度就是煤泥水的浓度(包括洗水浓度和底流浓度),直接影响洗出的精煤质量,必须保持在一定数值,一旦高于这个数值,就要停产等待,直至指标正常后生产才能继续。

闫彩霞向记者介绍自己的绝活。手摸,就是在手抓煤泥水的同时用拇指搓搓,感受煤泥水的沾手程度,从而判断煤泥水浓度的高低、粒度的组成和大小。如果手指头是干净的,说明煤泥水浓度不高,可以继续使用;如果手指头发黑,则高于标准浓度值。

眼看,包括两部分。一部分是看煤泥水池中上层水面与下层水面的清晰度、清透度,二是反复两三次把舀起来的煤泥水从高处往下倒,看视线是否受阻。如果眼前像挡着一层纱窗,但纱窗背后的风景一览无余,则浓度不高;如果纱窗太密,眼前视线受阻,看不清后面的景色,那就说明浓度过高。

耳听,则是煤泥水通过底流泵,从3米多高的管道向下流往一个体积很大的搅拌桶时,声音有区别。如果听上去像重物掉下,发出“咚咚”的响声,说明煤泥水浓度过高;如果声音很流畅,中间没有其它杂音,则表明浓度合适(随着工艺和设备的改进,这种办法现在很少使用)。

“采制样工是洗煤司机的眼睛”,该厂技术人员的一句话道出了采制样工的重要性。“采样、制样工作都是在洗煤过程中进行的,一旦发生差错就没法补救。”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旦洗煤车停车,时间至少要一两个小时,停一次车会造成约32万元的经济损失。而闫彩霞凭着多年用心练就的绝活,对煤泥水进行精确的实时监控,使车间8年没有发生过一起因为煤泥水造成的煤质事故。

采制样工的工作包括对入洗原煤、洗出来的精煤及副产品中煤和矸石进行采样、浮沉试验、制样以及洗煤后的煤泥水浓度的检测。通常采回来的6公斤左右、拳头大小的原始样,经过破碎机粉碎,在操作台上多次堆掺再缩分,直至煤样减少为100克,再翻烤磨成粉状。整个过程需要20余分钟。

2005年前,从潞安技校毕业后,在采制样工岗位干了近10年的闫彩霞,与其他工人没有什么两样,每天穿着工作服、戴着工作帽和厚厚的橡胶手套从车间四楼的制煤室出发,提着采样桶、拿着方头小铁锹,奔波在采样点和制样室之间,每个班要走十几个来回。

闫彩霞回忆说,2005年冬天特别冷,也许是受天气的缘故,煤泥水的浓度一直较高,影响生产。

当时担任煤质车间采制样二班班长的她就想,有没有一种办法不再需要20分钟到半个小时,而是能在几分钟内快速检测出煤泥水的浓度值。她下意识地把戴着手套的手插进煤泥池后搓了搓,预估了一个浓度值。但试了几次,与检测结果有较大出入。

站在庞大的煤泥水池旁,闫彩霞在琢磨,戴着手套的手感肯定比较迟钝,不如赤手感觉灵敏和准确。于是,她摘下手套,左手撸起袖子,右手4个手指试着插进池中,且不说那煤泥水的脏,就是那沁入骨髓的冷也让人受不了。但是,她咬牙试了一次又一次,感觉比戴着手套时强多了。

就这样试了4年,闫彩霞练就了炉火纯青的三种绝活:靠手摸、眼看、耳听预估煤泥水的浓度值,全部不超过3秒钟,准确率均为100%。

该厂党委书记王勇说,采制样工是个苦、脏、累的活,一个班下来,脸上、脖子甚至头发里,凡是露在外面的部位全是黑的,不洗澡不能回家。当初一起进厂的20多个姐妹除了闫彩霞均已调离,只剩她一个人了。如果没有对企业、对岗位发自内心的热爱,她不可能坚持这么久、做得这么好。煤质车间做过统计,22年来,闫彩霞的工作一直处于奔跑状态,磨破了600多副手套、穿破了100多双帆布鞋,走过的里程有8700余公里。

说起师傅闫彩霞,年轻的王伟难掩崇拜:“师傅在我们心里就是一个‘超人’。因为有师傅,我们现在也享福啦!”已经是煤质车间副主任的闫彩霞把采制样和自己的绝活结合起来,实现了对采制样的实时监控,采制样工奔波的次数从一班十多次下降到三四次,劳动强度也大大降低了。

44岁的闫彩霞的想法很纯粹:洗煤厂离不开采制样工,她的任务就是给企业多培养人才,把绝活教给更多的人。

文本编辑 : 山西(裴毛毛)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