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性别主流化与工会女职工委员会的作用
日期:2007-10-29 浏览次数: 字号:[ ]

 

党的十六届六中全会把社会和谐上升到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本质属性的高度来认识,清楚地展示了满足人的发展、促进社会和谐已经成为我国当前经济社会发展的主线和目的。“构建和谐社会”就是要形成和谐的社会结构和社会关系,其中性别结构和两性关系因为是最基本的社会结构和社会关系,因而也是和谐社会建设中应当给予充分关注和需要解决的基本问题。“社会性别主流化”就是解决性别平等问题的重要战略。

一、社会性别主流化是一个国际趋势

社会性别主流化是1995年联合国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确定的推进性别平等的全球战略。1997年联合国经社理事会对什么是社会性别主流化进行了定义:“把性别问题纳入主流是一个过程,它对任何领域各个层面上的任何一个计划行动,包括立法、政策或项目计划对妇女和男人产生的影响进行分析。它是一个战略,把妇女和男人的关注、经历作为在政治、经济和社会各领域中设计、执行、跟踪、评估政策和项目计划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来考虑,以使妇女和男人能平等受益,不平等不再延续下去。它的最终目的是达到社会性别平等。”1999年国际劳工组织明确表示,该组织当今的首要目标是促进妇女和男人在自由、平等、安全和享有人的尊严的条件下,获得体面、生产性的工作机会。为此,国际劳工组织确定了四大战略:劳动领域的基本原则和权利;促进就业和有报酬工作的机会;社会保障;社会对话。国际劳工组织为推进社会性别主流化采取了一系列重要举措,比如最高领导层对性别平等的政治承诺、加强组织机构建设、在人员配备上体现性别平等、提高工作机构和人员社会性别主流化的能力、在所有项目和计划中采集分性别统计数据等。国际劳工组织还注重帮助各国提高实现社会性别主流化的意识和能力。

20028月,在国际劳工组织的支持下,“在国际劳工组织成员中提高社会性别主流化能力” 中国项目在北京启动。项目成员单位包括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全国总工会、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再加上作为社会伙伴的全国妇联,被称为“31机制”。各成员单位的主要作用分别是: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主要作用体现在推动和保证把社会性别平等纳入法律、政策和执行之中;全国总工会的主要作用是把社会性别纳入其代表和维护职工利益的活动之中;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的主要作用体现在如何在市场经济的体制下创造一个性别平等的就业环境;全国妇联的主要作用是推动政府、工会和雇主组织等组织发展实现社会性别主流化的战略。“31机制”的建立,就是要通过不同部门和机构的合作,推动社会性别主流化在相关领域的实际运作。

二、工会女职工委员会在社会性别主流化中的作用

根据“3+1机制”,工会在社会性别主流化中的作用是把社会性别纳入代表和维护职工利益的活动之中,工作的重点包括:在工会系统中建立一套实现社会性别主流化的机制;推动、参与和监督国家和政府制定性别平等的法律和劳动力市场政策;在集体谈判中关注社会性别平等;维护职工合法权益时注重男女职工平等受益。就工会在社会性别主流化中所发挥的作用而言,需要工会的各职能部门都要把社会性别平等当成本部门的主流工作,但就具体工作领域而言,工会女职工委员会在性别平等方面的作用发挥,应当比其他部门更具备优势。

一方面,工会女职工委员会更有可能发现劳动领域的性别不平等问题。劳动就业领域的性别不平等主要集中在这样几个方面:一是收入差距。虽然妇女几乎占到劳动力总数的一半,且妇女工作时间比男性长,但即使在类似教育背景和工作经验的情况下,就业妇女平均工资仍低于男性20%-30%。男女两性收入差距还呈扩大趋势,1999年城镇在业女性包括各种收入在内的年均收入是男性收入的70.1%,男女两性的收入差距比1990年扩大了7.4个百分点。以农林牧渔业为主的两性收入差距比1990年扩大了21.8%。二是妇女就业机会更少,就业率低于男性。2000年末与1990年相比,城镇女性就业率下降了12.6%,比男性多下降了4.1%。失业率高于男性。下岗人员中女性占多数,再就业困难。调查显示,国企下岗女工普遍感到再就业困难,她们中有49.7%的人认为自己再就业时受到年龄和性别歧视,比下岗男工高18.9%。而且,下岗女工再就业主要集中于低技能、低工资、低社会保障的工作中。三是职业的性别隔离严重。表现在就业行业上,女性更多集中在非正规就业行业,从事技术含量低、工资低、工作稳定性低、缺乏社会保障的工作。表现在就业层次上,男性往往占据较高的职位:如在政治领域,部级以上干部中女性只有4%,男性则占96%;在经济领域,女企业家占企业家总数还不到20%,且主要集中于批零贸易和餐饮业、社会服务业等。四是在社会保障方面,男女两性享受各项社会保障的覆盖面也有差异。女性享受公费医疗或医疗保险的比例为52.3%,比男性低7.9%;女性享受失业保险的比例为41.8%,比男性低6.5%;享受退休金或养老保险的女性为60.5%,比男性低5.4%;女性享有工伤保险的比例为46.8%,比男性低10.5%。劳动就业领域的两性差距是性别不平等的突出表现,工会女职工委员会由于与女性劳动者之间的密切关系,比较了解女性劳动者的真实状况,也比较容易发现她们与男性之间的差距,从而更能够识别被性别身份掩盖的不平等事实。

另一方面,女职工委员会更有能力运用合法渠道争取女性的平等权益。导致劳动领域性别不平等的重要原因,是社会性别角色分工及维护这一分工的社会性别机制,这一机制维护着性别等级结构,千百年来以男女天生有别的文化,塑造和复制性别不平等。在一定的社会性别机制下,所有的政策、法律、计划、项目对男性和女性的影响是不同的,在市场的作用下,又会强化这些不同从而扩大两性差距。因此简单地要求妇女提高素质是无法改变性别不平等状况的。社会性别主流化就是要求国家和政府在任何领域、各个层面上的任何发展计划,包括立法、政策或发展项目,都需要充分体现对社会性别议题的关注,通过改变社会政策、制度、法律、文化和社会环境,使妇女和男人平等参与社会发展以及平等受益。那么,在政府、企业、劳工三方协商机制中,运用社会性别分析方法分析各项法律、政策、观念和行为就成为必要。而工会女职工委员会作为代表女性劳动者的合法机构,参与到协商机制中去,对于从立法和政策的源头上维护女职工的权益,提高现有制度和机制促进社会性别平等的能力,有着十分积极的作用。

三、提高工会女职工委员会社会性别主流化的能力

性别平等强调男性和女性应享有基本人权框架下的所有平等权利,指男人和女人享有平等的权利、义务、责任、机会、资源、待遇和评价。社会性别主流化就是要运用立法和政策手段,从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方方面面采取行动,解决社会性别不平等问题。当前国内劳动就业领域中妇女维权的呼声高涨,这对工会女职工委员会的维权活动无疑起到了促进和支持作用。而个别组织、单位内部女职工权益的真正落实,很大程度上也要依靠全社会性别平等问题的解决,这就要求工会女职工委员会不仅要有维护女职工权益的热情,还要有倡导社会性别平等的意识和能力。

(一)提高对社会性别问题的识别能力。由于性别关系经常地而且系统地被忽略,导致两性之间的差距不能被充分认识,女性生存的真实状态被主观想象的女性地位所代替,性别不平等常常被掩盖,甚至被否定。虽然目前社会性别问题比较突出,但对问题的识别并不容易,它不仅被经常归结为传统文化,还会被视为先天性的男女有别。如果缺乏对社会性别角色分工及与其相适应的社会性别机制的深刻认识,把“男主外、女主内”当成社会性别平等,或者不加分析地把妇女的弱势地位当成妇女素质低,就难以全面认识导致社会性别歧视的真正原因。对社会性别问题的识别,需要运用社会性别理论视角和分析方法。如果说工会女职工委员会在社会性别主流化中能够提供专业意见,那一定是指具有社会性别视角的分析和建议,而不仅仅意味着女职工委员会的成员是女性。

(二)强化社会性别平等领域的工作能力。作为工会的专职部门,女职工委员会工作不能仅局限于特殊保护的范围,更广泛的是要实现平等权利。因此女职工委员会的工作范围应扩展到性别平等领域,成为指导和协调工会社会性别主流化工作的核心部门。这就需要女职工委员会能够及时了解和深刻理解妇女劳动者的性别要求,并把这种要求形成政策建议,通过政策倡导和评估,保障女职工的权益。同时,还需要女职工委员会担负起在工会内部进行社会性别培训的任务,提高整个工会系统的社会性别意识,在代表职工利益、维护职工权益的过程中,保证男女职工平等地享有各项权利。培训的目的是为了在工会工作的主流体现性别平等,而不是仅仅把性别平等事务由女职工委员会一个部门来承担。

(三)增强社会性别对话协商的能力。社会性别平等需要通过不断的对话,促进政府、企业、工会的领导层建立起社会性别平等意识,进而自觉地把性别平等作为决策的一个基本原则加以运用。工会的女职工委员会很重要的作用是要在三方协商机制中发声,形成女性的集体声音,保证妇女声音不缺席,能够被三方机制中的各方听到并影响决策。实现两性平等发展是政府的承诺,但实现这一承诺并不只是把妇女作为客体加入到发展中去,或代替妇女作决策,而是要倾听妇女的声音,发动妇女参与决策,注重提高妇女的权力和能力。强调工会女职工委员会在三方机制中发声,就是为了增加妇女的声音,让妇女的意见进入决策对话程序,通过不断对话,促进政府坚定政治承诺和实行可持续的政策机制,以推动社会性别主流化。

                        (柯瑞杯工会女职工工作理论征文一等奖)

 

未经本网站允许,请勿转载

文本编辑 : 张存珍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