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妇女法定退休年龄的界定与调整
日期:2007-10-29 浏览次数: 字号:[ ]

桑敏兰

近年来,关于妇女法定退休年龄的界定与调整问题,成为政界、学术界尤其是妇女界讨论的一个热门话题。男女退休年龄如何规定,国际上没有统一的标准。笔者认为,男女退休年龄的合理性取决于男女退休年龄差距是否真实体现了男女劳动效率的差距,也取决于政府、单位和个人三者的利益能否通过男女退休年龄的差距得到合理平衡。实事上,我国男女退休年龄的差距并不是以此为依据而确定的,由此,使男女在劳动就业权利、领取养老金等方面不能真正享受平等。现在,绝大多数妇女都认为这项政策是一种性别歧视,因此,很有必要进行重新界定与调整。

一、提高妇女退休年龄是体现男女平等、消除性别歧视的途径之一

(一)退休年龄政策也应与时俱进

众所周知,男女平等是指男女享有同等的权利,处于平等的地位。然而,我国在一些社会决策中忽视女性的利益,往往表现出性别平等社会决策的滞后性,男女不能同龄退休的政策就是一个例证。如有人认为,目前中国就业形势严峻,不宜提高妇女退休年龄,甚至有人提倡妇女回家。这种忽视女性利益的观念是一种非制度性性别歧视的表现,它是诱发性别歧视行为的直接因素,也是诱发制度性性别歧视的重要条件。如果非制度性的性别歧视长期得不到解决,随着时代的进步,它将转化为潜在的制度性性别歧视。

中国的退休政策早在1958年起定型,男性60岁退休,女干部退休年龄比男性早5年,女工人比男性早10年。随着中国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妇女工作环境大为改善,独生子女政策使她们摆脱了生儿育女的辛劳,妇女对社会所作贡献越来越大。时代的发展和历史的进步要求妇女退休年龄的政策与时俱进。目前,这项制度不仅不能使男女在职业生涯中享受平等,而且还有性别歧视之嫌。在女性受教育程度越来越高,女性优秀人才越来越多的今天,一批受过高等教育的女性在各个领域脱颖而出,担当重任。对于一个55岁的女科学家或女干部来说,正是经验丰富、得心应手的阶段,延迟她们的退休年龄,也是推迟妇女人生的辉煌期。因此,这项沿袭了几十年的政策,已越来越不能适应社会经济的发展,妨碍了妇女获得平等劳动权利的机会和女性人力资源的开发。由于女公务员退休比男性早5年,其得到提拔的机会大大减少了。而在整个科学研究领域中,女性以较高比例早于男性退出科学研究领域。从总体上看,无论是在科研院所领域,还是在行政管理部门,女性的参与程度都比较低,并且研究或管理层次越高,女性的数量就越少。如果我们仍然坚持旧的退休政策,将会继续扩大男女社会地位的落差,妨碍男女两性的和谐发展。

(二)男女退休年龄差异的政策导致男女经济利益的不平等

据有关资料显示:1.我国男性的劳动参与率高于女性。例如2004年,我国劳动参与率女性为56%,男性则高出女性近20个百分点。劳动参与率高常常意味着就业人数多和工龄长。2.男性工资高于女性。1999年以来,我国女性收入平均为男性收入的80.4%。由于男女退休年龄的差异性,男女收入的差距将越拉越大。男性的工作年限越长,工资越高,最终使退休后的平均养老金也大大高于女性。3.男性的平均寿命和平均余寿低于女性。据卫生部的统计资料,中国1997年人口的平均寿命为70.8岁,男性为68.7岁,女性为73.0岁。根据《中国人寿保险事业经验生命表(19901993)》,在50岁年龄段,中国男性的平均余寿为26.93岁,女性为29.99岁;55岁年龄段,男性为22.72年,女性为25.55年;60岁年龄段,男性为18.79年,女性为21.33年。女性平均寿命和平均余寿高于男性,表明她们的身体素质和精力不低于男性。

但是,关于目前退休年龄的规定,使男女退休年龄差距对性别利益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导致男女工资、养老金分配的不公平以及可能影响女性就业权利。在我国,退休年龄低就意味着工资低、工龄短,有时意味着缴费少;当养老金支付与工资、工龄或与在职缴费年限相关时,退休早的女职工养老金份额相对就少。养老金支付与就业和收入的关联度越高,对女性就越不利,对男性就越有利;反之亦然。我国的社会保障制度中,由于退休年龄的差异性等原因,将直接导致妇女社会福利上享受与男子不一样的待遇,造成她们在任何以收入和就业为基础的老年保障安排中都处于不利位置。

性别平等理所当然是社会文明和先进文化的内涵,理所当然地列入构建和谐社会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目标,男女同龄退休是体现男女平等、社会文明进步的标志之一。

二、法定退休年龄的确定

(一)世界法定退休年龄及变化趋势

法定退休年龄在不同的国度,或同一国度不同的历史时期也有所不同,大多数国家规定在60-65岁之间,并根据性别、职业性质、工龄长短、职务需要等几个方面的不同因素确定退休年龄。一般讲,经济比较不发达国家法定退休年龄下限偏低,经济发达国家偏高。根据中国女性专家潘锦棠对1999年全世界已有资料的165个国家男女退休年龄的统计分析,结果表明:1.男女退休年龄相同的国家多于男女退休年龄不同的国家。相同的有98国,占59.4%;不同的有67国,占40.6%。五大洲中除东欧和前苏联地区男女退休年龄不相同外,其余地区相同数多于不同数。2.男性平均退休年龄高于女性。1999年,世界165个国家平均退休年龄:男性为60.5岁,女性为58.6岁。我国退休年龄男性60岁,女性55/50岁,其中男性“工人”与女性“工人”退休年龄差距为10年,是世界上两性退休年龄差距最大的国家。

法定退休年龄确定之后不是一成不变的,它随着影响人类发展过程中自然生理机能和社会经济因素而变化,包括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人口平均寿命、人口结构变动、劳动条件、生活方式、食物充裕程度和构成、社会环境等等,即随着主客观条件的变化,法定退休年龄的下限在进行不断地调整,以适应其已变化了的条件。提高妇女的法定退休年龄在于充分利用劳动力资源,控制补助费用支出,并通过延长缴纳保险年限来增加收益。如意大利是从1994112000年逐步把正常退休年龄从过去的女57岁、男60岁提高到女60,男65岁;日本从1994112日起把全额养老金的支付年龄提高到65岁,并计划从2006年至2018年对女性支付养老金的年龄分为阶段从55岁提高到60岁;1995年,英国法定退休年龄为男60岁,女60岁,在2010年至2020年期间,他们将男女的退休年龄提高到65岁;过去,瑞士退休年龄为男65岁、女62岁,2005年已把妇女退休年龄改为64岁,并酝酿男女在65岁同龄退休。一些东欧处于转轨时期的国家,它们正在计划延长妇女退休年龄,像爱沙尼亚、捷克、匈牙利、保加利亚等。世界各国的发展趋势是在不断提高妇女退休年龄,以延长妇女的劳动工作时间,缩小男女之间的差别。

(二)制定法定退休年龄应考虑的相关因素

1、制定法定退休年龄的依据。

为了研究起见,我们把人的一生年龄分为年代年龄和生理年龄。年代年龄是随着岁月的推移而不断增长的年龄;生理年龄是对人生理机体组织功能所能持续的时间而言。一般讲,人的年代年龄与生理年龄从出生那天起,是同步开始的,然而又是有区别的,因为人们所受社会经济因素、自然环境的不同影响,体质素养就不同,两个年代年龄同是60岁的人,一个可能是“身强体壮、精神焕发、壮志不已、宏图大展”,另一个可能是“耳目失聪、老态龙钟、万念俱灰、得过且过”。这说明前者生理年龄小于她的年代年龄,所以仅仅以年代年龄来判断人们是否达到老年,也容易出现许多谬误。目前就多数国家来讲,还是以年代年龄作为退休的依据。为了弥补其本身的缺陷,可以用生理年龄作为法定退休年龄的补充。

以生理年龄作为法定退休年龄的依据,是指根据个体的细胞、组织、器官系统生理状态、生理功能所反映的各项生理活动指标来确定。它的优点是能使人们了解一个人距离死亡的年限;缺点是此标准很难用数量指标和时间指标来测量老年人实际劳动能力。日本黑川建设公司从1997年开始改革退休制度,就不是根据男女性别或年代年龄,而是根据生理年龄来决定对每个职工是延长退休还是提前退休。其办法是对全体职工进行体力测定,评价结果分四级,即评为最高级和高级可晚三年退休;如果评为中级可延长2年;如被评为初级的60岁必须退休。被获准延长退休年龄的职工,以后还将继续定期体测,只要生理年龄低于60岁就可继续留用。

除年代年龄、生理年龄外,在制定法定退休年龄时,有些国家还参考心理年龄与社会年龄和工作业绩来制定。

2、社会经济相关因素分析。

影响法定退休年龄的社会经济因素具体包括以下几个主要方面:(1)人均寿命的延长;2)人口的结构变动;3)劳动力市场供求关系;4)教育制度。

3、我国妇女退休年龄存在的问题。

1)法定退休年龄偏低。我国女职工退休年龄是上个世纪50年代制定的,一直延用至今。当时中国人的预期平均寿命大致在50岁左右,2000年达71.4岁,而且女性人均寿命比男性高出3岁左右。这与50年代比平均寿命提高了20多岁。女性平均寿命的提高与偏低的退休年龄,使女专家、女学者没有充分发挥其才能。政府虽有规定,高级科技人员因工作需要,退休年龄可以适当延长,但实际上有很多单位尤其是对女性没有认真执行。

2)法定退休年龄缺乏弹性。我国由于就业压力大,结构性失业严重,因此近几年有些企业单位采取女职工40岁左右就提早退休了。据有关材料表明,每年不符合退休年龄条件的妇女提前退休的约占当年退休人数的2-3%左右。如果女博士和女科学家都55岁退休,势必造成人才的巨大浪费。女大学生毕业年龄平均23岁,女研究生及女博士生的毕业要在26-30岁,26-30岁后参加工作,55岁就退休,她们参加社会劳动时间与普通男劳动者相比相对短了近15年左右,而培养她们时间长、费用高,这样做忽视了投入与产出的经济成本。对所有的个体采取一刀切的办法,可能是解决青年人就业的有效手段之一,但从长远看,让妇女提早退休及降低年龄退休,无论对劳动成本、经济发展、充分就业及人口老龄化等一系列问题的解决都是不利的。

三、我国妇女法定退休年龄的调整对策

我国现行的法定退休年龄是往上延长还是往下降低呢?这是一个复杂问题。笔者认为,我国现时还不具备大规模向后推迟法定退休年龄条件,也不能男女同时降低退休年龄,在目前和今后一定时期内,干部应以男60岁、女60岁,工人男58岁、女52岁退休为宜。这意味着对局部群体有作局部调整的可能性,从整体上来讲,不会增加国家的就业压力。

(一)调整妇女法定退休年龄的原则

一是必须与妇女的年代年龄和生理年龄结合,与社会经济情况的变化相适应;二是必须对劳动力市场的供求关系起到调剂作用,与国家就业率目标保持平衡,有利于高层次女技术人员余热的发挥;三是不能以牺牲妇女利益来缓解国家就业压力。

(二)法定退休年龄调整目标

对现行女工人的退休年龄提高2岁,对特殊的高、精、尖行业、职业和工种的女科学家、女教授、女高级技师等作适当的调整提高。2010年后随着人均寿命提高,人口老龄化严重,养老金大量支付出现不平衡时,可逐步将女干部的退休年龄一律延长到60岁,女工人延长到55岁。延长义务和技能教育年限,提高大专教育的普及率,推迟青年人就业时间。实行弹性的退休方式,即允许女职工在法定的退休年龄内选择灵活的退休方式,如实行部分自愿退休、部分自愿工作的退休方式逐步过渡到完全退休等。

总之,政府应尽快将提高妇女法定退休年龄的问题提到议事日程,因为这项政策涉及人事制度、社会保障和实施《妇女权益保护法》、《公务员法》等许多方面。它不仅仅是一个“观念进步”的问题,而且会对妇女权益的保护产生巨大的影响。

 

                 (柯瑞杯工会女职工工作理论征文二等奖)

 

 

未经本网站允许,请勿转载

文本编辑 : 张存珍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